从“川北圣人”到共和国副主席——纪念张澜先生诞辰150周年

:香山革命纪念地作为中国革命胜利前夕党中央所在地,见证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情,也见证了中国人团结各界人士凝心聚力描绘新中国宏伟蓝图的艰辛和荣耀。那些在香山工作过、生活过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民主人士,以及众多的干部战士,用他们的汗水和心血铸就了新中国的光辉伟业。中央在香山的革命历史,蕴藏着中国人永远奋斗的精神,这一点在今天仍然可贵!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张澜,字表方(1872年4月2日-1955年2月9日),四川南充人(今南充市西充县莲池镇人)。1941年参加发起中国民主政团同盟(1944年改为中国民主同盟),同年10月担任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后任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民盟第一届中央委员会主席。

张澜早年曾留学日本,完成学业后回到家乡南充县顺庆府官立中学堂任教,被任命为教务长。后来成为人民总司令的朱德同志就是张澜这一时期的学生。

在赵尔丰任四川总督时,四川人民组织了保路运动。川汉铁路原是由清光绪皇帝御批民办,铁路公司股金是由四川全省田赋附加税筹集的,四川老百姓都是名义股东。1911年,清政府将川汉铁路路权收归国有,转而以路权作抵押,向英、美、德、法和日本等国借款,来维持摇摇欲坠的统治。对此,四川人民不同意。同年5月,川汉铁路公司在成都召开股东大会,各县都派代表参加,张澜被推为南充县代表。会后,全省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成都市民罢市、学生罢课,声势浩大。

赵尔丰为这一运动,假意把张澜等九位代表“请”到督署内,等他们刚一进花厅,伏兵便冲出将他们拿下。当其他代表惊恐万状时,只有张澜先生无畏地与赵尔丰当面抗辩说川民保路有理,气得他大叫“张澜太横强!”随后,九位代表被关押。

代表们被捕后,成都市民围住总督衙门,要求释放代表。赵尔丰竟下令清兵向民众开枪,死伤40余人。惨案发生后,保路同志军、学生军、以及部分反正的新军约十万人,将成都团团围住。清政府急命湖北的新军,兼程进川,这就造成了武汉的防务空虚,给革命党在武昌起义创造了条件。辛亥革命爆发后,赵尔丰见大势已去,不得不释放被捕代表。

中华民国成立后,张澜被选为国会议员。袁世凯当了“皇帝”后,解散了国会。蔡锷举兵讨袁时,张澜宣布川北独立。时任四川督军兼省长的蔡锷任命张澜为嘉陵道道尹。他到任后,努力收编安置散兵游勇;采取有力措施,肃清盗匪,惩治贪污;并严禁,整饬社会风纪。经过大力整顿,川北很快便形成了“吏不容奸,人怀自奋,道不拾遗,风化肃然”的风气。张澜因此更受人民尊敬和爱戴,被称为“川北圣人”。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抗战全面胜利在望,蒋介石接连三次发电报到延安邀请赴重庆商谈国是,为争取和平,毅然决然地飞赴重庆与蒋进行谈判。

到重庆谈判时,张澜亲自到机场迎接。在重庆,张澜借住在朋友鲜英的住宅——特园,这里是民主人士在重庆聚会和议事之地,董必武赐名“民主之家”,冯玉祥手书题匾。8月30日下午,登门拜访张澜。

到了特园以后,从楼梯底下开始和雇工一一握手问好,那些工人里面还有刚刚烧完火的,手脏得很,张澜当时就愣了。事后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也是贫寒出身,高高在上几十年,染了一身士大夫气。”这样平等对待家里的雇工,他感慨万分。

张澜建议把国共双方关起门已经谈拢的内容公之于众,免得蒋介石事后不认账。一听,称赞他是名不虚传的“川北圣人”,“表老真是老成谋国啊”。当日晚,张澜就写好了公开信,这就是1945年9月18日在重庆《新民报》和成都《华西晚报》上发表的《致国共两党领袖的公开信》

在重庆谈判期间,民盟为第三方势力。为争取民盟站在自己一边,多次找张澜谈话,几次长谈后,张澜完全拥护的主张。在召开旧政协会议前,周恩来与张澜商定,与民盟在重大问题上,事先交换意见,一致行动。当蒋介石撕毁政协决议,准备单方面召开伪时,张澜坚决站在一边,拒绝参加伪国大。

1949年3月23日,等同志率领中央机关和中国人民总部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临行前,对周恩来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进京“赶考”去。周恩来笑着回答: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满怀信心地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在香山期间,会见派领导人张澜之前,嘱咐警卫员:“张澜先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了不少贡献,在民主人士中享有很高威望,我们要尊重老先生,你帮我找件好些的衣服换换。”

警卫员在仅有的几件衣服里选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件没有补丁的,便“诉苦”说:“主席,咱们真是穷秀才进京‘赶考’,一件好衣服都没有。”说:“历来纨绔子弟考不出好成绩,安贫者能成事,嚼得菜根百事可做。我们会考出好成绩的,有补丁的衣服不要紧,整齐干净就行。”就这样,穿着带有补丁的衣服会见了张澜等一批爱国民主人士,在一次次会谈中商议筹备新中国成立事宜……

1949年9月,张澜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新中国成立后,他以高度的政治热情参加国家大政方针的决策,为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1954年,张澜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奥地利发现最古老的圣人遗骸

奥地利人对圣人的崇拜在卡林顿的赫曼伯格有着悠久的传统。现在,新的分析发现,在该地的一座教堂里,保存着奥地利最古老的圣徒的遗骸。他们来自一个在1世纪的女人,死于早期基督教迫害的世纪。她的骨头被保存成遗物 。

卡林顿的赫姆伯格是一个繁荣的基督教朝圣胜地,与意大利北部有密切的联系。朝圣者的大量涌入最终导致了两座双层教堂设施、许多朝圣者住所、广场和附属建筑的重建。由于早期基督教朝圣圣地的重要性与圣贤的辐射直接相关,赫姆伯格也为几座教堂提供了许多古老的文物 。

早在1991年,考古学家就在对一座老教堂的挖掘中,发现了被埋在祭坛下的遗物。在遗物中,除了一个木箱和一个银环外,还有一些人类的骨头也被放在一座29厘米宽的石头神龛里。然而,这些骨头是从谁那里来的,以及这些遗物有多古老,当时仍然是未知的。

现在,奥地利科学院的考古学家们用现代方法对骨骼和遗物神龛进行了更详细的研究。研究人员对骨头进行了放射性碳元素分析,以确定其日期,并对其进行同位素分析。地质学家还测试了圣灵灰石的组成和来源。他们的调查结果首次揭示了赫曼伯格圣徒的历史和背景。

在公元1世纪,这些遗物是一名妇女的遗骸。考古学家说,这个发现是奥地利最古老的圣人。在早期基督徒迫害期间,她住在该地区。但有趣的是,直到大约400年后,它才被改建在赫曼伯格的神龛里,然后似乎被奉为圣人。神龛本身并不是地方性,而是受封于意大利教廷的。同样,在死者骨骼中,研究人员也能获得一些细节信息:“我们发现这是一名年龄在35岁至50岁之间死亡的女性”,奥地利科学院的米凯拉·宾德报道说。“通过DNA分析,我们能够证明它来自地中海东南部。”

目前还无法从骨骼中推断出来具体的死因,研究者解释说。生物考古研究表明,这位妇女从小就患有疾病,在有生之年承受着沉重的身体压力。然而,正如她作为圣人的地位所表明的那样,她是死于疾病还是殉难还不得而知。